Your Shopping Cart is empty.
{{ (item.variation.media ? item.variation.media.alt_translations : item.product.cover_media.alt_translations) | translateModel }} {{ (item.variation.media
                    ? item.variation.media.alt_translations
                    : item.product.cover_media.alt_translations) | translateModel
                }}
{{ 'product.bundled_products.label' | translate }}
{{ 'product.bundle_group_products.label' | translate }}
{{ 'product.buyandget.label' | translate }}
{{ 'product.gift.label' | translate }}
{{ 'product.addon_products.label' | translate }}
{{item.product.title_translations|translateModel}}
{{ field.name_translations | translateModel }}
  • {{ childProduct.title_translations | translateModel }}

    {{ getChildVariationShorthand(childProduct.child_variation) }}

  • {{ getSelectedItemDetail(selectedChildProduct, item).childProductName }} x {{ selectedChildProduct.quantity || 1 }}

    {{ getSelectedItemDetail(selectedChildProduct, item).childVariationName }}

{{item.variation.name}}
{{item.quantity}}x HK$0 {{ item.unit_point }} Point
{{addonItem.product.cover_media.alt_translations | translateModel}}
{{ 'product.addon_products.label' | translate }}
{{addonItem.product.title_translations|translateModel}}
{{addonItem.quantity}}x {{ mainConfig.merchantData.base_currency.alternate_symbol + "0" }}

50+手作故事

一針一線 能力再現

 

六、七十年代的香港,製衣業發展非常蓬勃,吸引了年輕時代的佩枝,成為製衣業盛世下的其中一名車衣女工。佩枝笑著憶起,她當時縫製的是潮流時裝,各款上衣、裙……等﹐憑著一雙手照顧全家,是家中重要的經濟支柱。隨著製衣業漸漸式微,佩枝亦轉型,車衣工作已淡淡地離開了她的生活。退休後,佩枝健康出現問題,還需要照顧患病丈夫,每天進出醫院和老人院,護老者的生活,常常感到筋疲力盡,車衣手藝亦幾乎遺忘了。

 

2020年新冠肺炎疫症肆虐全球,初期口罩出現短缺,佩枝想到現在不再需要照顧丈夫,女兒又成家立室,正好時機重拾車衣技能,參與本會『「婦女展才」我們都是才女』計劃。但另一方面,佩枝表示自己已接近七十歲,手指不靈活,視力模糊,眼手協調困難,而且今次口罩質素要求縫線要仔細,對於長者來講,是比較難掌握。開始擔心自己做不到,做得不够好,曾經考慮退出參與。佩枝鼓勵自己﹕「與其擔心,不如專心再嘗試吧! 」

 

於是不斷車不斷拆,在家反覆練習至零晨,又與口罩群組的姐妹們互相交流技巧,分享心得,這種堅持重燃了當年車衣的信心,最後車出一個個令人滿意的成品,這種追求更讓她有莫大的滿足感及成功感。 最驚喜的她以為參與計劃是義務協助,原來是有手工費津貼,她第一時間買了平時想試食但又覺得貴的生果-日本香印提子獎勵自己,說到這裡,佩枝露出又甜又調皮的笑容。

 

 

 

心思與時間 為肌膚找到最簡單的幸福

阿婆手工皂  溫潤觸感暖人心

 

據說,這是一個講求生活態度的年代。

 

用某個品牌手機,喝某個品牌珍珠奶茶;用餐講求氣氛,裝潢講究自然;旅行是為了「打卡」,「打卡」時又要像去旅行。我們拼命的用身外物,告訴別人這就是我的態度與性格、我的生活格調與品味。

 

所以,這是一個沒有太多生活態度的年代。因為,模式太相像,性格太相似。別忘了,其實只有樸實無華才能顯出生命的底蘊,只有肯花心機與時間的物事,才能反映出一個人背後最真誠簡單的內在。

 

像我們即將要說,關於婆婆葉雪梅如何用心製作每塊質樸手工皂的故事。

 

尋梅

 

「哎呀,用手打是比較辛苦,但質感卻比機打來得好」葉雪梅跟兩位婆婆一起努力的,用工具將眼前一小桶香油與鹼液在細火中攪拌調和,「導師說是要把空氣都打出來,這樣做出來的肥皂好像會比較滑!」

 

「落力」其實不容易,畢竟葉雪梅今年已經94歲,好些人可能早已臥床十數載─最近,葉雪梅也要用步行架了。

 

70歲退休,日常生活無事幹,跑到女青的長青松柏中心,最初跟其他老友記一起去做探訪送湯送禮物,後來漸漸不良於行,在中心社工鼓勵下,開始學習如何做手工皂。

 

「最初學做酵素,用果皮、糖水泡浸,之後又學做手工皂,多謝姑娘教導!這些肥皂對社會與人都一樣好,沒有化學劑或對身體有害的廢料,污染也沒有,實在是可以令社會也清新一點!」葉雪梅笑道。

 

70多歲才來「標尾會」,精靈如葉雪梅也有感學習艱難,「眼力不夠好,手又不夠力,量度份量都是苦差呀!」幸得社工姑娘循循善誘,「阿婆手工皂」才得以成形,講求的是耐性也是信念有多堅穩─要放棄,可以有一萬個理由。

 

「自己能力做到就去做,花不了多少力呀,做肥皂好開心,能夠為別人為社會付出一點,我年紀大了,後生時托賴有社會照顧我,現在能幫助別人,我覺得好感恩!」人生路已疊上晚霞,心境反而澄明如鏡,雪霽天晴朗,蠟梅處處香。

 

踏雪

 

幾十年前來港開荒拼生活,回望半生,葉雪梅笑言自己後生時「好野性」,「又多嗜好又愛打麻省,所以無多少錢剩下了,哈,年輕時高高低低,老來是平平淡淡」。做過車衣女工也做過私人看護,串過珠花也繡過羊毛衫,能在職場屹立不搖,

靠的就是膽大心細有責任。

 

人老看化也不一定是必然,放下執著從來都是大課題,有些人能夠頓悟,有些人則需要歲月與物事擦洗才漸漸開竅,葉雪梅大概屬於後者,「我得一個人,曾經有段十多年的婚姻,但有日他突然去世,讓我的環境慢慢轉變左……我的人生經歷好多,讓我慢慢學會如何去看這個世界。」

 

「我年紀大了,終有一天要離開,我也已將事情向慈善團體交代好,將來走了,就會幫我處理後事。」葉雪梅說到生死處,眼眶老實不爭氣。「但我在香港做了一世人,對社會好像無甚獻,所以我會將所有器官捐贈,希望能幫助別人,也沒有甚麼好計較了,是吧?」

 

「現在我是無兒無女,但也無憂無慮,每天起床精精神神打開眼就多賺一天!打皂也是希望能幫助人,老人家一起做皂很開心,講講笑笑,成品拿去賣,賺到的再去買材料,或者請獨居長者去飲茶,或者買禮物送給小朋友,幫助屋企家庭有困難人士等等,大家開心,自己又好,對人又好!」

 

信教讓葉雪梅對人對事寬容不計較,她每天祈禱都會跟天上的父許願,別讓她得病而走,「最好讓我睡著走,時間到了就接我離開。」她大概不懂何謂生活態度,但她卻將自身的生活態度,灌注在她每天的生活上,與每件她用心製作的手工皂上。

 

塵世縱然多風霜,蠟梅依舊朵朵黃。

 

當阿婆遇上手工皂

 

女青阿婆手工皂的故事,源自三年前耆年部推行的「簡單•義」計劃:以環保概念,為貧窮群體帶來實質支援。

 

長青松柏中心的社工們默默思考:怎樣的活動,才能既環保,又能讓老友記參與並樂在其中,往後又能透過活動獲得收入,自負盈虧外更可捐贈與有需要人士呢?結果,頭上頭泡最終亮起:來!讓中心的婆婆一起來做手工皂吧!

 

前題是,大家其實都不懂得怎樣做的,只能求助與手工皂導師,大家一起邊學邊做。三年來十多個「骨幹」婆婆,加上來自不同企業與教會的義工,大家齊齊「攪泡」,金盞花、洋甘菊到薑皂一一成形,包裝銷售通通親力親為,成為不少人的送禮佳品─老人家會員送給兒孫,年青人送給朋友新生兒,以至各企業、教會、機構嘉賓的紀念品等。

 

婆婆們參與過市集義賣,也於探訪獨居長者時手工皂送贈。社工讚賞婆婆們的好學不倦與一絲不苟,婆婆們則樂在其中,得到別人欣賞其手藝,又能以年邁之軀幫助別人─賣皂款項除了買材料,還用作支援有需要長者及學童,像今年聖誕,小朋友們就有機會收到婆婆付出而來的聖誕禮物

 

簡單事專心做,由受助者變成助人者,女青阿婆手工皂每位成員,都像葉雪梅一樣各有故事,並被保留在每塊肥皂裏,成為機器永遠無法取代的溫柔與感動。